当前位置:主页 > E生活记 >【语言S01E05】说LKK的人才是LKK──说什幺话,知道 >

【语言S01E05】说LKK的人才是LKK──说什幺话,知道

时间:2020-06-13 来源:E生活记 作者: 点击量:504次

【语言S01E05】说LKK的人才是LKK──说什幺话,知道你的流行不是我的流行

在这集〈说LKK的人才是LKK〉开始前,先来做个小小的年龄判断…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LKK这个词彙是什幺意思?或是有没有实际的使用它呢?

其实听过LKK这个词彙、或是用过它的人,大概都有一定的年纪以上了,因为它是大约1990年代所使用的词,在当时可是相当红的「流行语」呢。LKK是台语「老硞硞」每个字的缩略,也就是取「老」的L、「硞硞」的KK而来的。

就像是服装每一季会有不同的流行,语言也有所谓的「流行」。1970年代流行喇叭裤、1980年代流行紧身衣紧身裤,LKK就是在20年前当红的流行了。在那个时候,会用LKK来嘲笑那些年纪很大、很老派或是很落伍的人;但没想到到了今天,说别人「LKK」的人,才真的是「LKK」呢。

就像我们第一集〈翻译蒟蒻〉所说的,人类的「语言」之所以特别,是因为它有系统性、有规範性,而且更特别的是它有很强烈的创造力。LKK这个词彙在刚「出生」的时候,就是语言很有创造力的例子。那个年代非常喜欢用一些缩略的词,像是SPP(俗piak-piak)、OBS(欧巴桑),甚至是KTV是缩略成「K你一顿、T你一脚、再比一个V字形的胜利手势」,这些在过去都被看成是相当时髦的流行语。

 

是流行语,还是新词?

在谈流行语之前,我们必须先知道「流行语」和「新词」不太一样。「流行语」就像流行一样,它可能在流行的当下人人皆知,但也可能瞬间就消失了;像是2016年流行的「蓝瘦香菇」、「宝宝心里苦」,或是2015年的「有哈味」、「颱风天就是要泛舟」,用的人已经大幅减少,甚至你可能已经忘记它为什幺出现。

流行语也很有可能是原本就有的词彙,只是它因为某些特别的事件(像是前阵子因为台北市长选举而红的「蜂蜜柠檬」)才会又突然红起来。但「新词」就不太一样,它指的是新兴创作或引进的词彙,可能是由外语翻译而来,像是「部落格」、「跑酷」等等,也可能是因特别被创作出来解释某些意思,像是「第三者」变成了「小三」;「外遇对象」以「小王」来代称。这类的「新词」会慢慢融入社会,大部分是稳定的、不会太快消失,而且很可能会被收入辞典。

 

流行语的语言特徵

知道了流行语和新词的差异之后,我们再回到流行语上,流行语其实有很多的语言特徵。

第一点,「缩略」就是个很常见的流行语。语言其实是倾向越来越简洁的,因为这样便于沟通,省下许多时间。虽然有些人不认同,但「北车」代表「台北车站」、「隐眼」是「隐形眼镜」、「永豆」是「永和豆浆」,就是把中文的词彙缩成更短的词彙。语句也可以缩略,像是中国那里说的「何弃疗」指「何不放弃治疗」,「不明觉厉」指「虽然不明白是什幺,但是感觉很厉害」。而像是早期的LKK,到现在常听的GG,则是缩略其他的语言或方言,像是LKK缩略台语,而GG则是缩略英文的Good Game,后来则用来泛指「结束了」。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流行语的另一个现象,也就是常常用谐音。

第二个当然就是「谐音」,它的「谐音」面向很广,像是我们很常用数字来取谐音。520代表「我爱你」,881是「掰掰」,或是现在很常看到的9487指「就是白痴」或是8+9指「八家将」,都是透过数字的谐音而来。用数字来当成谐音的现象,在英文就不太常见,这或许是因为英文的数字不像中文是单音节;另一个特别的就是,数字的谐音不只包含了我们所谓的国语,也包含了闽南语的谐音。从外来语来的字也会选择用中文来做为谐音,像是「鲁蛇」就是从英文「loser」而来,但这个「鲁」又会更进一步变成一个形容词,我们会说「他很鲁」,但英文不可能说成「He is very “loo”」,这些外来语进来我们语言后,也会产生新的词性、新的文法类型。

衍生出来的第三点,就是流行语的文法形式常常不合乎「语法」。像是刚刚的鲁蛇例子,「鲁」对应到「loser」的第一个音节,但自动的变成中文的一个形容词。又或是很多词彙明明是名词,它却变成动词,像是「Email给我」就是个例子,或是我们说的「我Line给你」,也是如此。这种例子不只出现在中文,像是日文最近多了一个新词彙叫作「タピる」,它其实是一个不符合一般语法的新词,因为它是日本「タピオカ(珍珠奶茶)」截断之后,留下「タピ」,最后再加上「る」的动词语尾而来;但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当红词彙,在twitter会常常看到,用来指「喝珍奶」的动词。所以这种看似「不符合语法」的流行语现象其实不只出现在中文,在日文也常常见到。

第四点,在语音的形式上,很多流行语不是透过词彙的「缩略」,而是语音上的「合音」,也就是把两个音合在一起。「这样子」变成「酱子」,「那样子」变成「酿」。在中文找到可以对应的音,所以在书面上,就可以直接打出这样的句子。这种合音是在日常口语上,我们为了方便常常把两个音合在一起,当然在英文里也有很多例子,未来有机会再谈。

除此之外,近年来很多流行语,则是原本就常见的口语做些转换。例如装可爱的形式来表现讽刺,像是「7pupu」、「森七七」,有时候则是在一连串的中文字之间加入了英文、数字等等,像是「hen」、「人+4」,甚至是之前流行的注音文、火星文等等,让这些全是中文字的句子有些变化。

当然,一些特殊事件、人物所说出来的「名句」,也自然而然成为流行语的新宠。2018年台北市长辩论会,吴蕚洋除了花200万宣传「蜂蜜柠檬」让大家抢购之外,他所唱的那首〈爱江山更爱美人〉,「人生短短几个秋」也变成流行句,拿来形容时间残酷、转瞬即逝。或是在《中国有嘻哈》节目上的「我觉得可以」、「我觉得不行」的句子,虽然在平常已经有使用,但在节目播出之后更蔚为流行。

 

17来说流行语 <3

除了流行语的语言形式之外,还有很多背后的文化因素,这是语言学界、语言学习界或是心理学、文化学等很感兴趣的议题。从语用的角度来看,这些网路流行语是有高度的「讽刺性」或是「游戏性」的。像刚刚说的「人+4」的这个流行语,它在语言的形式上是包含了「数字谐音」和「装可爱」的形式,它也是在讽刺某些女性在遇到问题时,只会说「人家是女生欸」的情况。又或是「8+9」这个词彙虽然一开始就是从八家将的语言而来,他们提出了「8+9=17」(八家将等于义气),但被一些人笑称这是个很「中二」(像是中学二年级的青少年,活在自己世界的感觉)的句子,所以就用「8+9」来称呼这些八家将的群众。

使用流行语也有很高的游戏性,像是无论在论坛、BBS或是Facebook中常见的文字接龙,或是大家有样学样地运用类似的句型造句,这都是一种大家觉得有趣、好玩的心态,来使用这些流行语,也让流行语越来越流行。

流行语也有「曲折性」,对于同样使用流行语的这一个族群来看,使用流行语有种标新立异、与众不同的特性。想想看,当说出一句话,但是成年人们听不懂、还需要去查字典时,就会让自己感觉很特别。另一方面来说,流行语也曲折的表现一些过往比较禁忌、不敢直说的话。「种草莓」是留下吻痕,「机车」当初用来代替台语的髒话等,流行语以一种特殊、看起来加过密码的方式,成为「自己族群」的「行话」。

从流行语也可以分出地域性,或是反映不同的文化阶层、政治立场、意识性态。例如,网路用语的「689」、「609」或是「426」,基本上就隐含了说话者的政治立场。「426」谐音闽南语的「死阿陆」,是用来嘲笑或是贬低中国人的;「689」、「609」分别是2012年马英九与蔡英文的689万及609万的得票数,所以双方支持者就用这个得票数字来代称自己或是指称别人。到了2016年,「689」也是蔡英文当选总统时的得票率,因此从以前代称马英九支持者的「689」,已变成票投蔡英文的「689」了。

 

为什幺流行语会流行?

可能就会有人问,流行语到底为什幺会流行起来呢?「游戏性」就是一个原因。因为人们求新奇、求变化的心理,流行语每月甚至每日推陈出新,使用流行语的人看起来就很酷炫。有些学者也提出了流行语是用一种「娱乐性」来逃避现实的痛苦与压抑,或许可以从流行语的「讽刺性」大概理解这种心态。透过流行语,使用者能够讽刺政治、社会现象、工作或公司的不公平等等;使用它时,就能以一种看起来「玩世不恭」的方式来宣洩自己的情感。

流行语在另一方面,其实就像是一种「符码」,用来识别听话者是否在同一个群体之内。听不懂这些流行语的人和自己不同道,听得懂的就成为同道中人,从中便能够感受到亲切性;使用了、跟上了流行语,也就是「自己也是同一个群体」内的证明。流行语也能表现它的影响力,像是PTT的「乡民们」使用的「乡民用语」,可能一开始只流行于几个版上,但渐渐的就会影响到其他的版,甚至媒体跟着使用,进而影响到日常大家的使用。试想,如果有一天PTT的乡民用语不再影响到日常生活,反而是Dcard、K岛之类的用语流传到大众语言中,那就代表PTT的影响力再也大不如前,使用者的数量、年龄等等已受到限制。

 

不要刻意「塑胶」流行语啦!

可能有些人会对推陈出新的流行语感到头痛,或是觉得怎幺会有人这样讲。像前阵子听到一些人说「想认识新朋友,绝不塑胶」,当时我就完全摸不着头绪,而且还出现了「被塑胶」、「塑胶某人」的句型。虽然后来才懂「塑胶」指的是无视、不存在,它源自「塑胶常被当成没有作用、摆饰」的意思,但是一开始遇到,还是会觉得头痛。

但,流行语的起起伏伏、潮起潮退是相当正常的现象,大部分的语言都会有流行语。日本自由国民社每年都会举行流行语大赏的投票,美国当然也有这样的统计,也会定时跟你说「你的句子太过时了哦」的提醒。任何「活着」的语言,都会有这样的特性;而在现在的网路世代,「流行语言」的变迁速度更快速,可能有些流行语只流传了一星期,有些却能活个好几十年。

前阵子台大语言所的LOPE研究室学生,毕业论文就是预测网路流行词彙,到底怎样才容易存活下来?有两个关键:一个是「前后搭配字词的多元性」,也就是如果这个词彙像是一个和善的人,能够和大家都打好关係的话,就容易存活下来;另一个是「字词经验关係与相关概念係数」,也就是它能够随着我们语言的使用,和相关经验做结合时,它就更容易被留下来可参考由台大语言所萝蔔实验室所撰

今天这集〈说LKK的人才是LKK〉就先谈到这里,下一集「四十四只石狮子」,让我们一起来挑战看看绕口令,看看绕口令有什幺有趣的语言秘密吧!各位下週见!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 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Podcast Addict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