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I生活区 >李氏朝鲜光海君(二):代替逃跑父亲英勇杀敌,万民拥戴的王位猜 >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二):代替逃跑父亲英勇杀敌,万民拥戴的王位猜

时间:2020-07-17 来源:I生活区 作者: 点击量:341次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一):坐上被党争、士祸与倭乱败坏的王位

光海君即位后,面对因战事摧毁的国土,与百废待兴的社会,他首先着手的是要恢复国家的正常赋收等财政问题,于是他提出《大同法》(대동법)来减轻农民的纳贡(年贡),正式改革国库财政问题。

那幺,《大同法》又是何种法律,竟能改善战后的朝鲜王国财政危机呢?这就值得我们好好介绍一下。

毋庸置疑地,一个国家惨遭战火洗礼,损失最大的永远是平民百姓。同样地,经过壬辰倭乱与丁酉再乱,朝鲜半岛在战争蹂躏下,农村土地荒芜、耕地面积锐减,导致农民生活困拘,雪上加霜的是,农民们在日常生活中,除了要付国家田税和尽兵役义务外,还有纳贡和进献等贡税负担。

简单来说,所谓纳贡,指百姓只需缴纳朝廷各部门所使用的必需品,属于定期徵收的常贡。进献,则是指百姓缴纳给王室所使用的必需品,此外还有不定期的徵收,两者皆属别贡。后根据实施的《大同法》,常贡可以用穀物或棉布来代替,但别贡仍须缴交实物。

然而,两者缴交品项琳瑯满目,其中包括各种矿物、水产品、手工业品、毛皮、木材、水果等多样物品外,还得缴交「实物」,其收穫、生产、搬运等,都成为农民巨大负担。

另外,在《大同法》未被实施、贡税制度未被改革之前,百姓负担并不会随着村子户数而调整,甚至许多贫穷村庄的农民,可能还被分派到缴纳本地所不生产的物品,这无疑对当地农民造成极大的困扰与负担。到最后,竟然出现「吸人血」的纳贡承包人此行业,这些纳贡承包人的工作,就是先代替农民筹措贡物,后向中央纳贡之「代纳」(防纳,방납)权宜方法,但事后农民要付给这些纳贡承包人的「米」,或是从高丽时代起,就发挥着货币机能的「棉布」,有时换算下来,可能会是原贡物价格的数倍到数十倍不等,更使农民饱受其苦。

也因此,农民缴不出年贡之事频传,进而引起大量农民逃离村庄之情况,光海君为了消除上述弊端、确保国家财政,决定针对税制进行改革,使用《大同法》把之前朝鲜当局规定,各地年贡需缴纳当地特产物之制度,改为统一换算成米穀缴纳即可。

同时也改善了以实物纳贡之制度,改为农民按造所拥有的水田规模以米(不产米的地区,则以棉布替代缴纳)的形式纳缴给中央政府,然后再由朝廷官员以农民所缴纳的这些米,自行去採购所需之物品,与此相伴的连锁效应现象,即带起汉城与周边农村手工业的活跃,并出现了专门经营烟草、朝鲜人蔘、鍮器、螺金田漆器等特定产品的商行。

该法律在光海君继位的1608年,于宣惠厅(선혜정)宣布,首先在京畿道实施,1611年又进行量田(양전)制度,而《大同法》在仁祖(인조,1595-1649)即位的翌年,1624年扩大到江原道,到17世纪中叶,《大同法》才扩大到忠清道、全罗道、庆尚道等地实施,1709年又在黄海道施行,这时《大同法》终在全国内执行(除了山地较多的平安道、咸镜道等地外)。

《大同法》在初期实施之际,遭到许多人反对,且又花了将近100年的时间,才能推行到全国各地,究其主因在于,此法严重影响到国家财政、两班地主与赚取中间利益纳贡承包人之利益,尤以后者为重。

一则,《大同法》儘管减轻了农民的负担,但田税不足部份,得由《大同法》填补,无形之间造成了国家财政压力;二则,《大同法》不利于大量拥有土地的两班地主阶层与纳贡承包人,导致他们没什幺油水可赚。但「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」,两班地主面对《大同法》,将其所应该支付的税赋直接强加到佃农身上,佃农生活仍然困苦。

同时,《大同法》实施的朝鲜时代后期,由于「移秧法」(이앙법,在苗床培育秧苗后,再移植到大田的水稻栽培方法)的普及,米的产量大增,以及複种制的实施,富农与贫农间的贫富差距又不断地被扩大,这也就造成永远被压榨的佃农,为了摆脱缴纳年贡迫害,又大量地离开农地,自愿成为流民者之现象。

但除了沉重的年贡缴纳问题之外,还有「兵役」的问题。

朝鲜王国规定年满16岁以上、60岁以下的良民男子,都必须服兵役,若不想要服兵役者,则需缴纳军布 (군포,代替兵役而缴纳的布)两匹。但朝鲜后期,富农与官吏互相勾结,获得了免税措施待遇,而为了使自家帐目余额相符,竟出现了向死人课税、向其家属徵收军布(백골징포,白骨徵布)、或向未满16岁者课税(황구첨정,黄口签丁)、或向亲戚或近邻徵收(인징,邻徵)等不正当徵收行为。

百姓面临如是过重的负担,想当然尔,逃亡的人口不断窜升,朝廷也为了改善其社会现况,于1750年实施了均役法(균역법),来减轻农民的兵役负担,将替代兵役所必须缴纳的军布,由原先的一人两匹减少为一人一匹,然而这已经是后话了。

但光海君在当时,已经看到税收、兵役问题所在,务必求公平实施,故他也整顿了相当现今户籍法的「号牌法」(호패법),同时,也进行土地丈量、调查全国耕作面积,以确保国家财源。1609年,他完成重建因战争被烧毁的昌德宫工程,接着又重修了庆德宫、仁德宫等王宫。

此外,他也着手修建城阁、修理兵器,与编撰书籍,诸如代表作品为许浚(허준,1539-1615)的《东医宝鉴》(동의보감),以及在赤裳山城(적상산성)等地修建史库(사고),编撰《国朝宝鉴》(국조보감)与《宣祖实录》(선조실록)等,众多项战后恢复工作。

然而,就在这位光海君贤君的政治改革、复兴社会现况之际,为何最终他仍遭罢黜呢?这就得把时间再往前推,来看看当初光海君是如何在战乱中,被立为世子,尔后又是如何坎坷地登上此王位,而这些过程,终究形成他尔后对外政策方针,以及被大臣们罢黜的先机。

1592年壬辰倭乱开战初期,日方採取「速战速决」、「海路并进」战术,势如破竹地打得朝鲜军队节节败退,当时朝鲜国王宣祖李昖(이연,1552-1608),放弃都城出奔平壤,然而不到短短一个月时间,日军兵临城下,打下王京汉城,俘虏朝鲜王子,又于6月15日攻陷平壤,导致狼狈的朝鲜国王李昖,奔至中原,向宗主国明朝求救。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二):代替逃跑父亲英勇杀敌,万民拥戴的王位猜

当时朝鲜朝廷政权一分为二,史学家称之为「分朝」(분조):一部分人随宣祖渡过鸭绿江,逃往辽东天朝明朝避难,而另外一部份人士,则是陪在战时被册封为世子光海君身旁,继续驻守朝鲜,抵抗外敌。光海君也受命「权摄国事」(권섭국사),担任抚军司(무군사),替宣祖亲赴前线征战,战场上他也不辜负所望,表现十分出色,得到许多义军领袖和百姓的支持。

然而,天底下怎幺能容下两个太阳呢?

分朝时,宣祖弃国逃跑之怯弱与光海君留于当地抗敌之勇猛,百姓都看在眼里,大臣也都记在心中,也因分朝使得宣祖和光海君二人关係,越来越生疏,理由只有一个:宣祖惧怕光海君利用分朝之际,架空他的权力。

根据史实记载,壬辰倭乱七年间,宣祖曾18次提及禅让王位,或直接让光海君摄政之建议,但都只是做做样子,旨在试探光海君和群臣忠心与否。

倭乱结束后,「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」,两人关係日渐紧绷。就朝鲜王法而言,战时光海君继任世子之位,有违宗法制「立子以嫡」、「立嫡以长」等原则,而若是依造继承王位次序,宣祖的长子临海君(임해군,1574-1609)才是最佳人选,但身为权贵子弟的临海君靠势已久,壬辰倭乱战前战后作威作福、胡作非为之事频传,不受众臣所拥戴,且战乱他也曾被日军俘虏,更难取代「聪明端厚,笃善好学,不喜芬华,自奉简俭」的光海君为世子。战乱之际,光海君被万臣拥戴,终被立为世子:

然而,光海君被立为世子后,登基之路却走得十分坎坷。

随着战后结束,1600年七月懿仁王后(의인왕후,1555-1660)朴氏去世,才隔两年,宣祖再度迎娶礼曹佐郎金悌男之女仁穆王后(인목대비,1584-1632)金氏,并于1606年,生下嫡子「永昌大君」(영창대군)李㼁(이의,1606-1614),升高了光海君与宣祖之间的争斗气焰,因为光海君万般担心,宣祖会不会顾及宗法,再度改立永昌大君为世子。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三):不顾礼数与野蛮人交流,终被文人政变推翻李氏朝鲜光海君(四):被剥夺身分的王族殒落,佔据近30年韩剧舞台

上一篇:
下一篇: